西安民告官勝訴 官與法對抗何人敢問?

- 編輯:admin -

西安民告官勝訴 官與法對抗何人敢問?

  西安民告官勝訴 官與法對抗何人敢問?
  (揭秘西安由強拆引起的驚天搶劫案為何被強捂沉寂數年 )
  前情簡述:
  2012年,受害人高曉絨趙養群夫婦(西安市長安區大兆街道辦人)與長安縣(西安市長安區)第二物資回收公司(轄地杜區街道辦,房屋出租方),簽訂了房屋續租38年的合同,用于經營超市。雙方約定如遇國家拆遷由高女士享受補償。合同強調在租賃期如遇到糾紛誰引起誰負責。(詳見下圖租憑合同)圖1。
  案件回顧:神秘雇主(雇傭“地下出警隊”公開盜搶名煙名煙及金首飾與現金,涉案金額超過伍百萬!)
  2016年3月14日,高女士經營的超市在沒有接到任何提示的情況下被他人進行了試探性破壞。丈夫趙養群向110報警。在西安市公安局長安分局杜曲派出所的首次出警登記表可以看到:高女士報警圍墻被推倒,而處警表則登記損失(危害)情況:(死亡O人,受傷O人,直接經濟損失o元)。顯而易見:報警是圍墻被毀壞,而登記出警內容里并沒提到圍墻被毀事項。派出所明顯有故意包庇行為!
  2016年3月16日夜,高女士超市被七八輛蒙牌小車包圍,從車上涌出二十多個神秘人士先用竹桿砸壞外圍監控,然后撬開超市大門,開始搬運毀壞超市貨物(內部監控影像截圖2.3.4),整個盜搶行為進行了將近24小時,附近的村民也紛紛加入分了一杯羹。從西安市長安分局杜曲派出所的第二次第三次出警記錄顯示,均沒涉及超市物品被盜搶內容。(圖5.6.7)
  而在2016.3.16日21時26分出警記錄顯示,派出所定性超市破壞者為長安區第二物資回收公司的工作人員帶領(至今沒有得到長安區第二物資回收公司的承認)。由此可見,西安市杜曲派出所非但不履行職責卻明顯故意包庇該行為,并疑栽贓于長安區笫二物資回收公司。
  警察與法對著干:(民告官勝訴,勝訴結果卻是一紙空文!從此再無下文,彰顯長安區執法者腐敗與無力!)
  高女士趙先生夫婦超市被搶繼而房屋被毀后,該夫婦為維權要求西安長安區杜曲派出所立案查處,派出所不受理,堅稱此事屬經濟糾紛。無奈夫婦二人將杜曲派出所告上法庭。西安鐵路運輸法院在(2016)陜7102行初1225號行政判決如下:
  確認西安市公安局長安分局杜曲派出所2016年5月17日做出的不予調查處理告知書違法!
  值得懷疑與重視的一個情節是:杜曲派出所在辨解時言道,該事件是民事糾紛,派出所調查到長安區第二物資回收公司工作人員何宏建為了收回租憑房屋,帶人實施的該起事件,將超市所有貨物進行打包搬運到了某倉庫。而物資回收公司工作人員何宏建堅決否認自己曾參與超市的強拆和盜搶,并說這是他人(?)裁臟陷害!(視頻截圖8)
  法院判決顯示派出所對該事不預受理確認違法,而判決生效近兩年,派出所依然無視判決,對于執法者違法而言,并不再是單一違法行為!而是無視并操縱扭曲了法律,將手中職權凌駕于法律之上,并利用手中權利給該違法事件撐起了保護傘!與國家法律對著干,似乎嘲諷著法院對此判決的無能!
  街道辦助紂為虐 強安“勿需有”女主人被拘(罪名:“懷疑”上訪!)
  2017年10月18日,欲進京見當兵兒,順便就超市被搶咨詢駐京律師的高女士被其原住址轄區街道辦干部截留帶回,原因是“懷疑”意在進京上訪,街道辦行函蓋章要求派出所“嚴辦!(圖9)”隨后高女士被行拘(圖10)。
  值得一提的是,攔截高女士的長安區大兆街道辦干部張文斌在對派出所的“情況說明”里言道:“不慎”將上訪證據(光盤)損壞(圖11),而該證據正是超市被搶當日的拍攝視頻,高女士曾經多次向事發地派出所(杜曲)提交該證據,卻屢屢被派出所拒接!
  街辦干部張文斌謊稱因人在“京”無法簽字,實除當時他人正在轄區街道辦,并曾前往過派出所。高女士家人由此懷疑,該干部不愿在“情況說明”簽字,把一切事情責任都推給了“公章”(圖12)!而“不慎”損壞光盤似乎也“醉翁之意不在酒” 了。
  原本這只是在長安一起屢見不鮮的強拆事件,最終卻演變成了一場(涉黑)搶劫案件,據可靠消息,當晚被雇用的涉黑人士大多來自外縣,因為場面混亂,高女士超市的部分高檔煙酒現金等貴重物品被該伙人混水摸了魚。雇主也只能作繭自縛任由發生了。而這一起就發生在省會腳下的駭人盜搶案卻因為涉及政府部分官員被強捂至今無人過問!更甚的是政府部分官員為了個人私欲利益,費盡心機打壓受害人合法維權,官官相護,☆¥骯臟合謀欺壓百姓,視國法而不顧!
  在國家倡導高壓反腐的形勢下,這個令人震驚的涉黑案件敢不取被查會不會被嚴查,會不會公正,讓人試目以待!

? 青海快3电子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