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童車,怎么還沒火就涼了

- 編輯:admin -

共享童車,怎么還沒火就涼了

共享經濟風起云涌,多數產品以風卷殘云之勢“閃現”于大眾視野,“小朋友圈”也沒能幸免這場風波,共享童車的出現,正是趕趟上了共享經濟的末班車。

去年8月,共享遛娃小車“笛檬小車”在上海街頭現身,次日就由于停放違規被逐出視野,隨之,“略懂規矩“的“袋鼠小車”、“熊貓遛娃”和“單車俠”又相繼在各地亮相,“九個小孩兒童自行車”也將于今年八月中旬上線,共享童車,真的能撼動300億童車市場嗎?

新鮮感制造熱度,保質期短之又短

共享童車的出現,似乎瞄準了中國主流家庭對童車的需求痛點:更換快,使用少,占空間。據悉,去年8月,“笛檬小車”在上海某街道區投放400余輛,短短停放兩天內已有千余人注冊;今年6月,作為國內首個為人車分流的高檔小區提供“兒童自行車解決方案”,單車俠之家“社區服務童車”一經推出就迅速成為市場社區焦點,注冊用戶及充值金額不斷攀升,日增長率達到了50%,出現短短三天時間內,就產生了50000多個數據點。

事實上,但凡一點新鮮感引起的熱度,都會造成前程大好的假象,正如當初從共享充電寶、共享單車,再到共享馬扎,共享睡眠倉、共享雨傘、共享KTV等衍生品的一一孵化,對于我們消費者而言,共享經濟已經見怪不怪,而隨著熱度的冷卻,多數共享都以不同的紅牌被罰下場,有的因為政府監管查出差錯被封,有的直接宣布倒閉停止運營,有的攜用戶押金逃之夭夭,偽需求經不住市場檢驗,僅僅靠蹭熱點來奪人眼球的共享產品保質期只會短之又短。

圖片來源:獵豹大數據

“問題童車”的小火花,不過曇花一現

問題有如“黑洞“般存在的共享童車,熱度不過是曇花一現,瀟湘財經認為,有以下三點原因:

首先,和共享單車換湯不換藥,結局也基本可參考共享單車。

共享童車走的是“老戲路”,但是人們并不關心當前商業模式這條路的對與錯,只有到“共享經濟”泛濫成災,形成社會累贅和大眾負擔時,人們才會有一點兒覺醒。

共享單車已是前車之鑒,共享童車仍在重蹈覆轍。雖然,共享單車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最后一公里”的問題,但是,“一停一大片、一壞一大堆”的現象屢見不鮮。近日就有媒體報道,在四川省成都市的一個便民停車場,3000平方米范圍內停放了上萬輛廢棄的共享單車。從同樣忽略路權概念的“笛檬小車”到定樁式社區服務的“單車俠”,從有押金到無押金,共享童車看似是模式升級,實則同質。共享童車看似在隨市場需求適應性升級,實則回到了原始的單車定樁租賃,而且,企業為了占領市場,能走的必定是資本大力投入的老路,結局也就可想而知。

無論是童車還是單車,服務的產業鏈很長,理論上,只有地基穩固多的玩家才敢試探,但是,一股腦扎進來的品牌商不計其數,結果是形成行業內的需求泡沫,誰能“傍上大款”誰就能茍活的競爭方式…… 因此,看似別出心裁的共享童車這場戲從一開始就確定了結局,模式的虛假升級和發展的必經之路,不過是一場鬧劇。

再者,安全風險這口鍋,背得起嗎?

共享單車火熱的當下,熊孩子們的腳還夠不著地,就已經騎著共享單車滿大街轉悠了。體積小,操作靈活的共享童車,更加提供了實現“突破創新”的機會,更何況,具備完全責任能力的成年人在單車騎行上就已經事故頻頻,難道年齡小、控制力不足的小孩子風險更小?書面上限定的使用區域,能拴住人類與生俱來的獵奇心嗎。

從本質上看,無論是使用共享單車還是童車的一系列行為,都構成了民法上的租賃關系,但是,企業違背租賃服務的基本要求,滋生了諸多安全問題。

一方面,童車質量衛生難題問諸水濱。按租賃服務規定,平臺須確保對外出租的童車符合國家質量標準要求,部件完整且性能正常,有義務檢查車輛、提醒租用者注意事項。事實上,目前市面上的共享單車維護人員為“稀缺品”,也暫未出現童車相關商家對維修護理制度進行詳細說明。而損壞率,我們以共享單車為例,據企鵝智酷的數據報告顯示,初版小黃車用戶上報車輛故障的比例高達39.3%;而《法制晚報》也曾報道,在北京朝陽區青年路片區,ofo共享單車損壞率高達10%。

? 青海快3电子板